降薪”不是汽车行业唯一的自救方式

0
2020年03月24日 来源:互联网

汽车行业应从“治标”转到“治本”,拉动消费、提升销量仍是目前主机厂应该主动出击的方面。

  “今天刚开完降薪会,高层50%,40-60K的降30%,20K以下不降”这是一位车联网科技公司的一把手在2月4日透露给新浪汽车的一段话。

透视|“降薪”不是汽车行业唯一的自救方式

保证企业活下来

  这个车联网公司成立将近10年,能够在汽车行业的车联网版块拼搏至今,可见拥有足够让主机厂青睐的产品开发实力和稳定的经济支撑。

  该企业是国家高新技术、双软认定、国家知识产权局重点专利战略专项试点企业。并且是工信部车联网标准的起草者与制定者之一,具有多媒体、软件技术、互联网与营销多个领域的丰富经验和专业知识,有自主研发人机交互操作系统和基于云计算的网络应用等多项知识产权。

  根据公开消息显示,该企业在2019年拥有近200亿元的合同订单量。在中国汽车产业“新四化”的发展阶段,如果没有特殊情况,该公司在2020年将“大展宏图”。

  而就这样一个的企业,在这次新冠病毒引起肺炎“疫情”的最开始阶段,就已经着手去做“降薪”准备了,而且“降薪”的力度如此之大,实在让人感到惊讶。

  为何有如此迫切的“降薪”调整,该企业一把手表示:“这个事(疫情)导致经济停顿,虽然整体经济我看不懂,但我必须保证企业活下来。”他同时表示,虽然降薪,但是企业不会裁员,而且根据新浪汽车了解到的信息,该企业员工对于“降薪”都表示理解。  

隐性影响下的汽车主机厂

  在《李庆文:疫情之后 要把不确定性因素纳入汽车产业长远的规划中》一文中,李庆文认为汽车产业链受“疫情”影响存在隐性的影响,终端难以及时解决顶端的现金流、利润等问题,将会带来产业链上下游的连锁影响。

  根据中汽协数据显示,截至3月11日,整车企业复工率为90.1%,员工返岗率为77%,渠道复工也接近85%。但不能否认的是,消费者进店量与购车欲望仍然被“疫情”所影响。就这样形势,主机厂不得不自身控制财务支出成本。

  上汽乘用车基本已经明确了实施降薪计划,上汽大通相关人士对新浪汽车透露:“目前降薪事宜,工会还在积极沟通中”。在此之前,上汽大通官方表示公司正加快推进一系列的改革措施,通过这样的变革来面对目前市场的挑战。

  江铃控股也同样使用了按职位降薪的措施,根据江铃控股有限公司内部文件显示,执行副总裁以上收入下调比例40%,副总裁及其以下职位收入下调30%;而对于停产停工期间提供正常劳动的人员,江铃控股会另发放相应收入补贴(基本工资+业绩奖),其中副总裁以上另发放收入比例为0,总裁助理、中层正职、中层副职、普通员工等职位的另发放收入比例在10%-20%之间。

  通过降薪来应对市场的主机厂还有北汽集团,近期,北汽在内部实行了新的销量考核方案,按照方案,不达标的领导、员工将扣除相应月度工资或免职,最高扣除70%的月度整体工资。

  在“疫情”全球蔓延中,国际汽车品牌也相继做出了“降薪”动作。沃尔沃汽车集团20日宣布,受疫情影响,约两万名员工将停薪留职。在此之前,宝马集团、大众集团、戴姆勒股份公司等还陆续宣布暂停部分车辆生产。  

考核、销量目标调整

  另外,在汽车行业内除了降薪来直接降低财务支出成本进行“自保”外,调整上年绩效奖金发放时间、重新调整销量目标等措施都已纳入主机厂或汽车相关企业新的政策中。

  长城汽车方面,3月18日发布《长城汽车2020年限制性股票与股票期权激励计划实施考核办法(修订稿)》,修订稿显示,长城汽车将2020年销量目标与净利润预期双调整,销量目标从111万辆下调至102万辆,低于2019年106万辆的销量数据。净利润预期从47亿元下调至40.5亿元。长城汽车方面表示,“鉴于2020年汽车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公司决定对2020年限制性股票与股票期权激励计划业绩考核目标进行修订“。

  “不降薪、不裁员”对于造车新势力的威马汽车调整,不得不说是员工的福利。按照威马对应“疫情”的策略看,威马对员工“十三薪”和“员工购车补贴”等福利将延后发放,预计到6月。

  采取不降薪、不裁员的主机厂还有广汽集团,广汽董事长曾庆洪表示将采取控制成本支出和下调年度销量目标,来应对挑战。

二手车平台惨淡 平台不得不采取降薪动作

  除了主机厂外,根据相关报道,二手车领域的车置宝、优信、大搜车、车好多(瓜子二手车母公司)等二手车平台均已有降薪的举动。

  对于如今的二手车市场表现,资深二手车专家、媒体评论人王萌先生表示:“建议同行们不盲目囤货,不急功近利弥补损失,多想办法和团结同行,别硬扛。尽量不裁员不降薪,保住员工饭碗,可持续发展。”

自救还需外力

  根据中汽协2月汽车产销量数据显示,环比均下降83.9%,同比分别下降79.8%和79.1%。而零售量根据乘联会数据显示,1-2月同比下滑8%。2020年的可算是汽车行业的最难“开局”。

  面对如此局面,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无论调整薪资还是下调目标,都是车企自身减压手段。在特殊时期车企想通过这种方式降成本节流,保证资金正常运转。”

  一方面主机厂及汽车相关企业的动作还要从“治标”转到“治本”,崔东树认为,拉动消费、提升销量仍是目前主机厂应该主动出击的方面。另一方面,主机厂与汽车相关企业应依靠从中央到地方都在研究出台鼓励消费的政策,做好消费者的营销工作,通过政策扶持+营销创新改变目前被动的状况。


【编辑:shu070103】
广告服务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苏新网 copylift @ caovogue.com 2019